2014年07月15日 星期二
校训教我们做人做学问

    申  宸

    复旦大学研究生

    复旦校训是“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”。

    我博士入学后第一次去找导师,导师问我的第一句话是:“你知道怎么读博士么?”我摇摇头,导师说,“把校训从后往前读,‘思近而问切,志笃而学博’,读博其实就是‘思’、‘问’、‘志’,从实际开始思考,提出准确的问题,同时还要坚定学术研究的志向,这样自然就能做好博士的学习。”在导师的言传身教下,现在,我每周大约要读40万字左右的学术作品,写2万字左右的读书笔记。如今在准备博士论文开题之际,我也要求自己做出一篇“很不错”的论文,而不仅仅是“能毕业”的论文。我想,这应该就是校训教给我的做学问的道理,持之以恒,不畏艰难,专心学术。

    2010年8月,结束了四年的本科生活,我和我的16名队友收拾行装,奔赴两千公里外的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县和贵州省息烽县,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支教生活。我和队友们知道,孩子们需要我们教会他们更多知识,帮助他们走出大山。我们更知道,复旦人的价值不在于自己做得最好,而在于帮助周围更多的人变得更好。在宁夏的365天,可能是我离复旦最远的365天,但也一定是我离复旦最近的365天。这也是校训教我做人的道理:要有“兼济天下”的社会关怀和家国情怀。